对话|云南丢羊被民警殴打村民:公安让我不要告,要求尽管提

2015-10-15 10:30:30 作者:   来源:澎湃新闻

\
王顺文被盗的羊
 
“他们给我做工作,希望我不要上告,不要找媒体,让我有什么要求尽管提。”10月14日,云南省红河州开远市小龙潭镇居民王顺文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可当他提到要误工费和精神损失费时,民警就开始大喊大叫起来,“问我要100万还是1000万?”
 
2015年3月29日凌晨3时,
王顺文养的5只羊(3大2小)被偷走。他称向小龙潭派出所电话报警,后者没有受理。后来,王顺文自己找到被偷的羊,到派出所后,民警给他做了笔录,但3只大羊已经被宰杀。4月29日,王顺文再度到派出所询问案件进展情况,结果民警谢涛听闻他要上访,殴打了他。
 
10月14日,开远市公安局政治处主任张玉琴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确认,事件发生后,该局对小龙潭派出所所长及教导员进行劝诫谈话,对民警谢涛进行批评教育,令其作出书面检查,并全局通报。
 
当天,王顺文向澎湃新闻详细讲述了他的这次遭遇。
 
羊被偷报警派出所没有受理
 
澎湃新闻:你养的羊,是买的吗?
 
王顺文:我买了3只羊,8600元,后来添了两只小羊,我喜欢吃羊肉。
 
澎湃新闻:羊是怎么被偷的?
 
王顺文:2015年3月29日凌晨3时,贼跑进我的羊圈,当时村口还有民兵守夜,在我家下边的岔路口执勤,他们看到有人把我家的羊拉下去的,第二天早上我才发现羊被偷了。
 
澎湃新闻:当天你报警了没有?
 
王顺文:当天上午9点我就打电话给小龙潭派出所教导员报案,他说知道了,他们会查的。第二天,我找到帮贼运羊的小三轮摩托车司机,并把他叫到派出所去报案,派出所记录了司机提供的偷羊贼的电话号码,跟我说他们会查的,其他就没说什么了。
 
澎湃新闻:以前你们村丢过羊吗,警方都是怎么处理的?
 
王顺文: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自己破案找到被偷的羊
 
澎湃新闻:派出所没有受理,你是怎么找到羊的?
 
王顺文:那晚村民执勤巡逻的民兵,看到一个人用小三轮摩托拉着5只羊,给我说了那个人的相貌特征。我和我老婆在寻找时判断,那个人是村子里一个姓陈的阿叔,我就给他打电话询问是否拉过5只羊,阿叔说拉过,并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就是偷羊的人的电话,阿叔是帮贼运输。我跟我老婆就找到山上那户人家(购赃者)看到了两只小羊。
 
澎湃新闻:然后你又报警了?
 
王顺文:4月1日我又自己跑到派出所报案,他们给我录了口供做笔录,这是因为我找到了羊,找到了小偷的电话、运输人的电话、购赃的人的电话,我把一切都找到了。
 
澎湃新闻:你自己破案,用了多久?
 
王顺文:案发的当天上午,我叫我的朋友到开远农贸市场找没找到。第二天下干午5点左右我和我老婆装做去买羊,在西城农贸市场屠宰点询问是否有小羊卖,对方说昨天买了两只,特别好看,还问我开什么车,我说开皮卡车,然后他们就带我去他家看,我去看后就认出来是我的羊,算是找了两天。
 
澎湃新闻:你找到羊之后,那户人家(购赃者)怎么说?
 
王顺文:那户人家开店卖羊的,两只小羊被我认出来,我打110报警,110让我自己联系派出所,我联系派出所,派出所没来。那户人家看到这个情况,就把两只小羊还给我,3只大羊已经被宰杀了,说愿意给我赔偿1400元钱。天快黑了,他们人多,钱我也不敢要,就把小羊拉回来留个证据。他们说,羊是他们买来的,5只羊共2500元钱。
 
澎湃新闻:是什么力量支撑你亲自去找羊?
 
王顺文:因为这是我家第二次被偷,第一次我的工程上用的电缆线和一些钢材被偷了,报警后没有回音。上次没有证据线索,这次羊被偷报警又没有回音,但我听到线索就自己开始找羊。
 
澎湃新闻:你跟偷羊贼有没有过接触?
 
王顺文:我没见过。
 
“大部分警察挺好,是我运气差”
 
澎湃新闻:你做完笔录后,一直等着调查结果还是打电话催促派出所?
 
王顺文:就等他们调查,我自己没过去派出所,也不敢打电话,因为他们本来就态度不好,一直拖延。
 
澎湃新闻:民警为什么打你?
 
王顺文:4月29日,我去小龙潭派出所询问案件的进展情况,值班民警谢涛就问我“你的羊头上有你的名字吗?你看见人家杀你的羊了?”这已经是第二次这样说,他态度很不好。我说,5只羊2500元钱,这是市场价格吗?有这样便宜的价格,有多少羊我都要。结果谢涛说,他办不了这个案子。我就说,你们办不了可以,我去上访。他听到我要上访,气急败坏冲过来打我。
 
澎湃新闻:当时旁边有人制止吗?
 
王顺文:旁边坐着他们的教导员劝阻,但谢涛太野了。
 
澎湃新闻:谢涛是他们的值班民警吗?
 
王顺文:是巡侦队的小队长。
 
澎湃新闻:你哪受伤了?
 
王顺文:我的太阳穴被他用出警记录仪砸,后来我自己去昆明检查时,说有动脉肿大,像瘤。后来我又在昆明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检查,专家说不是瘤,因为一直在缩小,可能是积血。
 
澎湃新闻:在派出所破案之前,是否想着忍气吞声,不再追究偷羊贼的法律责任?
 
王顺文:这个没有考虑过。
 
澎湃新闻:为何派出所一开始不调查,后来又调查了?
 
王顺文:因为我有足够的证据,他们也知道,为了不让我找媒体,不把事情闹大,他们破案抓人了。
 
澎湃新闻:你被打后,谢涛有没有向你当面道歉?
 
王顺文:是的,给我做过工作,也道过歉,但道歉是受市公安局领导的指示,那已经是5天之后,他不是主动要来道歉。大部分警察都挺好的,只是我运气差。
 
“开远市公安局劝我不要上告”
 
澎湃新闻:你被打后有没有去上访?
 
王顺文:我去了开远市纪委、政法委、检察院、公安局,他们都记录了我的情况。每个单位回访时,都是通过电话回访,都说我反映的情况属实,我都录了音。最后,他们还是让我找开远市公安局纪委。
 
澎湃新闻:开远市公安局纪委给你怎么答复?
 
王顺文:他们给我做工作,希望我不要上告,不要找媒体,让我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澎湃新闻:你都提了些什么要求?
 
王顺文:当时我就提到,除了医药费,给我的精神造成伤害,还给我的生意造成损失,我要误工费和精神损失费。他们就开始大喊大叫起来,问我要100万还是1000万?这些我也是有录音的。
 
澎湃新闻:你对目前的处理满意吗?
 
王顺文:不满意,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处理的。
 
澎湃新闻:你在4月29日被打,为何到6月才到昆明验伤?有人认为,你检查出来的病与民警殴打并无关系,你怎么看?
 
王顺文:因为当时在开远市检查了两次,没查出来,都说没问题,后来我感觉一直头疼,就到昆明检查。至于到底怎么回事,等待专家确诊后再说。
 
澎湃新闻:现在警方只愿意给1000多元赔偿,你是否会接受?
 
王顺文:他们说给我1000多元,我是不可能答应的,我还会继续向其他媒体反映情况。
 
澎湃新闻:你现在有什么顾虑吗?
 
王顺文:在这件事情上,有很多朋友提醒我注意安全,我也很担心我和家人的安全。
 
澎湃新闻:我们报道之后,当地公安机关是否联系了你?
 
王顺文:是的,开远市公安局纪委给我打电话,叫我过去聊聊,我还没来得及去。
关键词:云南民警村民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视频新闻

经济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