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十年中国消费总额将实现翻番

2012-11-16 15:31:22 作者:   来源:上海证券报

预计政策中至少有一部分会在未来几年实施,使中国经济结构得到小幅改善,消费占GDP比重到2020年将提高约5个百分点,消费总额将实现翻番。

可以通过实施一些加快居民收入增长和降低储蓄率的政策来提振消费,并应该主要从促进就业和工资增长,增强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调整要素价格等方面政策着手。预计这些政策中至少有一部分会在未来几年实施,使中国经济结构得到小幅改善,消费占GDP比重到2020年将提高约5个百分点,消费总额将实现翻番。

消费增长一直非常强劲

首先,中国整体消费占GDP比重不到三分之一。根据官方数据,居民消费水平非常低、仅占GDP的35%,但总体消费占GDP约48%。当然这一数字在全球范围内仍处于最低水平。

更重要的是,中国的消费一直在快速增长。过去20年消费年均实际增速接近10%,年均名义增速约15%,是全球增长最快的主要消费市场。尽管其占GDP比重不断下降,以绝对值计,中国消费10年内翻了2番,从8000亿美元扩大至3.5万亿美元。中国已经在过去几年内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以及其他消费品市场也就毫不意外了。

推动中国消费快速增长的主要是经济和居民收入的高速增长。过去20年,中国实际GDP平均增速为10.5%,按美元计名义平均增速为15.5%。持续的高速增长使得中国经济规模在2011年达到7万亿美元,远远高于2000年1.2万亿和1900年的0.4万亿美元。尽管中国的总体消费规模(3.5万亿美元)仍然远小于美国(13.3万亿美元)和欧盟(10.3万亿美元),过去10年间(2001-2010)中国商品消费的增幅约为美国的70%。2011年,中国商品消费增幅居全球首位。换言之,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商品消费增长最快的市场。

那么为什么还有许多人认为中国的消费很弱?虽然中国的消费与全球其他地区相比增长十分迅速,但其一直以来都赶不上中国的投资和整体GDP的增长。当然,这并不是中国独有的现象——许多国家如美国、韩国和印度等在高速工业化的过程中,伴随着大规模的投资和快速的资本累积,都经历过消费占GDP比重下降的时期。

其次,不要夸大消费的低估问题。几乎所有人都同意中国消费的确被低估了。但如果考虑到未公开披露的服务和支出,可能使得GDP和消费双双被低估。

例如,许多观察人士指出,过去10-15年间居民在房地产方面的支出快速增长,试图通过计入房地产投资或住房购买来调整消费数据。中国消费被低估最大的来源可能恰恰是居住服务,尤其是自有房屋提供的服务。根据一些统计,中国城镇住房自有率超过80%,农村则达到90%以上。但官方数据显示,中国自有住房提供的居住服务仅占GDP的3%左右,还不到大多数发达经济体的一半。整体居住服务(还包括房租和公用事业)占中国GDP的约6%,远低于世界其他国家的水平,也低于印度的水平。

我们采用瑞银自有的住房存量估算对居民消费中的居住服务进行调整。以此方法估算,我们估计消费被低估了大约10个百分点。我们估计居民消费占GDP比重将上升约4-5个百分点至40%左右,总体消费占GDP比重将升至53%左右。过去几年消费占GDP比重的下降幅度也变得不那么明显。然而,这种调整并没有改变中国消费占GDP比重相对较低并且在过去10年间不断下降这一基本事实。

从四方面实施政策促进消费

第一,居民消费应当通过促进收入增长和降低储蓄率的政策来提振。过去15年,居民消费占GDP比重下降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居民收入占GDP比重下降。因此,我们认为促进消费增长的关键是促进居民收入增长,尤其是劳动报酬的增长:

一是促进就业增长:政府应该更大力度地支持劳动密集型产业,尤其是服务业、中小企业和个体户的发展。

二是加快工资增长:政府计划在2011-2015 年期间将最低工资标准平均每年提高13%。今后,政府可能会允许更多的工资集体协商。

三是提高居民储蓄回报率:政府应该进一步放开利率,允许存款利率上行;鼓励开发更多金融产品,为居民创建更多的投资渠道;鼓励企业分红。

四是增加对居民部门的公共支出:政府可增加对低收入居民的社会保障支出和收入补贴,这些支出可以来自于加大国有企业分红力度。

第二,降低居民储蓄率。中国的居民储蓄率在过去20年间不断攀升,目前估计在30%以上。我们预计,今后随着人口日益老龄化,中国的人口抚养比率将会上升,但这一过程会是逐步的。这意味着居民储蓄率虽然也会随着抚养比上升而回落,但过程也会是非常缓慢的。

所以我们认为未来几年,通过以下途径来降低居民储蓄率也十分重要:(1) 扩大养老保险体系、医保、失业保险及其他社会保障的覆盖面;(2) 改革公共支出和税收制度,减少机会、公共服务和收入等方面的不平等;(3) 进一步发展消费信贷市场,帮助居民平衡消费和储蓄。

第三,降低企业和政府储蓄率,转变经济增长模式。要降低企业和政府储蓄率,必须在以下方面采取政策措施:(1)降低并消除能源及其他资源、土地和资金等生产要素的价格扭曲;提高环保收费。(2)(通过加大政府在社保、医疗卫生和教育领域的支出间接)扩大和提高国企分红、加大对居民部门的收入再分配。将部分国企股份注入社保基金。(3)发展金融机构,更好地为中小企业服务;进一步发展资本市场,帮助企业更好地在资本市场进行融资。(4)对税收和公共财政体系进行改革,将地方政府的工作重点从投资和土地出让转变到提供公共服务上来。

第四,增加供给,减少消费瓶颈。虽然产能过剩是中国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但中国也存在明显的供给瓶颈,特别是在基础设施和服务领域。这些瓶颈通常是严格管制、公共支出匮乏和错误定价等因素导致的结果。

未来十年消费发展趋势

展望未来,我们预计投资增长将放缓,从而使得未来10年GDP增长也相应放缓。这是因为,即便中国每年可用45-50%的GDP进行投资,这仍然会使得投资增速低于以往。此外,关于促进经济再平衡的许多建议,包括提高能源和资源价格、增加资金成本、派发更多股利以及提高社会保障支出(减少投资项目支出),都会使得投资增速下降。

长期来看,收入(GDP)增长通常是消费增长最重要的动力。虽然发展消费信贷市场以及降低居民储蓄率应该会对消费有所帮助,但投资和GDP的放缓会造成负面影响。因此,我们认为在GDP年均增长率下滑3个百分点的情况下,未来消费增长难以高于过去10年。国外的经验也表明,消费占GDP比重上升期间,那些国家的投资和GDP增长也双双放缓。

人们普遍希望未来十年通过消费来带动经济增长,我们预计2011-2020年间投资增长将放缓,从而令GDP增速下滑在GDP年均增长率下滑3个百分点的情况下,消费增长不太可能高于过去10年。

我们的基准假设是未来几年政府将至少实施部分改革,从而帮助经济在未来十年实现向消费转型的温和再平衡。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预计到2020年的10年间,消费年均实际增长率达8%、名义增长率11-12%,消费占GDP比重到2020年上升约5个百分点。这意味着到2020年总消费将达10万亿美元,居民消费将达7.8万亿美元。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视频新闻

经济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