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秋成的艺术境界

2011-09-04 23:30:47 作者:   来源: 河南书画网

"

  田秋成,河南郑州人。中国美协会员,中国书协会员。现为河南省花鸟协会理事、河南省炎黄书画院理事、黑龙江诗歌研究会理事。其花鸟作品清新明快、山水作品大气磅礴,书法作品苍劲有力、古朴典雅。田秋成先生多次参加国际国内书画大赛,并获奖。他多次为五台山、白云洞等多家寺庙题写匾额,受到业界的一致好评。其书画作品被日本、新加坡、香港、北京等国家和地区的博物馆收藏。

  田秋成的艺术境界

  _____河南省书画网独家专访

  认识田秋成先生之前,先看了他的书画作品。田秋成先生让我很是惊讶,他的书法艺术作品或浓重憨厚,刚健宏大,或情感激荡,恣肆豪放,流畅飞扬,似有排山倒海之势雷霆万钧之力;他的花鸟作品空灵雅致、清新脱俗,山水作品立意高远、匠心独具。这样一位功力深厚的书画家,我竟然不曾闻其姓名,拜读其作品,甚是惊诧。

  拜访田秋成先生之后才知道,先生自幼开始研习书画,自今已经40余年了。难怪先生的作品如此耐人寻味,让人不忍释卷。田秋成之所以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与他的个人经历十分不开的。田秋成当过兵,当过医生,丰富的经历使他对人生有了深刻的思考,他的作品蕴含了他对人生对社会的思索,才使得我们在欣赏他的作品时能够感触到许多的人生道理。田秋成成功的另一个原因是,不管生活多么的窘迫,环境多么的恶劣,他始终坚持自己的理想,一刻也没有停止过。我们可以想象得到,田秋成的艺术之路走得是多么艰辛、执着、义无反顾。还好,他终于走出来了,我们能看到他的一大批成熟精湛的艺术作品。

  厚重灵动的书法

  中国人表情达意的方式很含蓄,非常注重“意境”。书法作品运用最简单的线条,表现最丰富的意蕴。书法作品重要的不是连贯的文字联结,而是书法家心灵的曲线,是意象的直觉感和潜意识的冲动。田秋成先生的书法艺术是生命的强辐射,是情绪的扩张。田秋成先生的书法是把古人创作的表意符号,与自己感性的生命相结合,在生活潮流的濡染下,自由地伸展,使之呈开放状,因而也富有“阳刚之气”。他用墨色浓郁、淋漓酣畅的笔直触生命的意蕴和形式,达到内在心理与外在形式的同构,形成了苍劲刚健、浑圆拙厚的书风,显示出大家风度。

  田秋成先生精通楷书、行书和隶书。其楷法与运笔出自颜真卿和欧阳询。其楷书深得颜体和欧体意蕴,既有颜体的方正茂密、雄强圆厚、庄严雄浑,又有欧体的严谨工整、平正峭劲。字迹看似生涩笨拙,然细观却又觉涉笔成趣。其楷书作品气势旅浑,如巨石当空,大气磅礴,刚毅之气照人。

  田秋成先生对隶书也情有独钟。其隶书以金农、《张迁碑》等为主,用笔方面沿袭了清人邓石如等人的风格,并参合秦汉简牍帛书用笔,行笔沉厚、圆通,富有节律变化,以笔力强、体势险、气格大取胜,特别是在通篇的黑白分割中,不仅突出了大、小块面的黑白对比,也平添了黑白豁朗的强度,显示了意气风发的精神风貌。

  观赏田秋成先生隶书作品,其笔法简练,线条率真、质朴,毫无做作之感。在用笔上较多地表现出波磔的书写性,他很多的波磔写法,往往是重按轻挑,憋足了劲,引而不发,在凝重的用笔中,让人难以察觉的出锋,使得其作开合适度,伸缩自如,既表现了随意与洒脱的情致,又显现出稳重而老道的风神。细究田秋成先生笔下的姿态,是以拙为妍,以重为巧的。他巧妙地运用了金农的“漆书”特色,他的隶书厚重而不凝滞,简练而古趣盎然,状若老树着新花,姿媚横生。

  当然,最能代表田秋成先生书法特色的是行书。他的行书功力深厚,纵横驰骤,顿挫从容,舒展自然,秉塞北之雄浑,取江南之婉约,潇洒中见沉稳,畅达中具雄强。其书作既蕴缥缈萦带之体势,又存劲健洒脱之风神,点线畅如行云流水,无丝毫漂浮游离之嫌,用苏轼的诗句“端庄杂流丽,刚健含婀娜”来形容,应该是较为贴切的。他的行书出入二王,并取法米芾、赵孟頫和鲜于枢诸家。长期浸淫于传统,广览博收、以古为镜,田秋成在书法领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田秋成的行书,自求新意,随机生发,努力营造着一种平和简静的自然境界。其作品笔酣意足,雍容大雅。运笔如熔金出冶,随地流走,元气浑然;转折之处,泯规矩于方圆,遁钩绳之曲直,形成外圆内方的妙用;在运用墨法上,根据书写点画的疏密,来灵活掌握墨的浓淡与字笔画的粗细,给人以气韵洞达、灵动爽朗的美感。他通过流畅的节奏把一些独立的字结构融为整体,使其整篇作品通达豪放、神奇浑朴、气势磅礴。

  拜读田秋成先生的书作,不论是楷书,还是隶书,抑或是行书,其洒脱简静的用笔,安闲平和的意态,总给人一种愉悦感。在他的作品中,我们感受不到躁动和剑拔弩张,有的只是清雅和静逸,与时下许多忸怩作态之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田秋成能够具有这样的书法特色,与他的书学理念十分不开的。他追求“拙而愈巧,刚而能柔”的书境,非常重视书论研究,他常说,理论是艺术的根基,只有把根基打的扎实,艺术之花才能在生出绚丽的花朵。他花了大量时间研读与思考书法本身的文化艺术特质与之外的大文化。从先贤时人的书论,到文学、美学、史学,他都倾注了大量的精力。所以,他对于书法许多本质问题的思考总能跳出书法的圈子,从大文化的层面上去作深层次、多方位的诠释。他凭借自己的禀赋去悉心体验,以求通过这样的“渐修”达到“顿悟”之境。

  意境高远的绘画

  田秋成不仅是一位书法圣手,他的绘画同样为人所重。他主攻山水和花鸟,并为之上下求索。他的画苍劲圆秀、明洁幽雅而逸气横生,其笔墨简朴豪放、质朴雄健、苍劲率意、淋漓酣畅,构图疏简,风格雄奇朴茂。

  他的山水作品质朴沉雄,力显北方山水的阳刚厚重之美,不仅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和浓郁的乡情乡韵;而且将北国风光春韵夏凉、秋山冬趣、山里人家、山乡新貌尽入画中。他的每幅画都诗情贴切,画意深邃,都各具特色;每幅画的构图,从高远、深远、平远到高深合一,深平合一,甚至高、深、平三远合一,都有精心的安排,细细翻阅,真是如入山阴道上,佳景连踵而至,使人目不暇接;细细品来,则如啜香茗,回味无穷,如饮陈酿,陶醉不已。

  在田秋成的山水作品中,他力图表现平和悠远、质朴自然的意境,捕捉那份浓郁的山野意绪和丝丝入怀的乡情。观其画作,大山深远,但山中有路,山腰有村居人家,有亭台楼阁,水出于山,河上有桥,桥下有船。这些农居景物,不是自然山水间的点缀,而已经成为大自然的有机组成部分,与山水和谐共存。

  特定文化心境的艺术传达,是个人心灵追求转化为艺术表达的一种物化形态。田秋成以形写情,变形取神;着墨简淡,运笔奔放;布局疏朗,意境空旷;精力充沛,气势雄壮。他将自己独特的审美和真正的性情,融汇在了山川草木之间,他把大自然通过自己的心来虑化,将之演变成了情感表达的符号,任全部性情宣泄,将灵魂中本质的东西通过山川沟壑反映出来,可谓“因心造境,画映心象”。

  细品田秋成先生的画,便可看出其深厚的传统功底和娴熟的笔墨技巧,皴擦点染得心应手,运用自如。它的作品中运用独特的水墨技法创造的氤氲之气,使整个画面富有了灵性,山川有了精神,墨色也随之灵动,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表达语言,真正做到了笔墨与自然之美的统一,笔墨与自己情怀的契合。

  从事山水画创作要“外师造化”,方能“中得心源”。田秋成作画,坚持从生活中寻找素材,从不闭门造车,靠临摹过日子。中华大地无山不美、无水不秀,要不断地去感受山川、河谷之美,体验大自然千变万化的自然规律,充分体验造物主赐给人类的自然美。正因为他长期坚持搜尽奇峰打草稿,我们在欣赏他的作品时,才会有一种亲近感。

  田秋成的花鸟画同样取材于生活。他的花鸟小品清新淡雅,大幅作品境界高逸,意境深远,耐人寻味,达到了艺术精神和人文精神的和谐统一。田秋成在写意花鸟画在意境的创造中,不但重视实境的描绘,而且在笔墨创造中自觉地将生成虚境的审美意识渗透其中。在有虚有实、虚有实指、虚实相生的艺术描绘之中,以形写神、形神兼备,同时重视画外之意,在花鸟画的写意笔墨之中生发出高远而深沉的意境来。

  田秋成花鸟取法于八大山人、齐白石、李苦禅等人,他继承了八大的简朴豪放、苍劲率意、淋漓酣畅,构图疏简,摒弃了的荒凉寂寥,多了写和谐社会的美妙音符。他的画显见传统精神和时代精神,创新意识的丰富体验、交汇与融洽,也以其独特的气质,别致的格趣形成值得研究的丰富内涵。

  凭借自己的修养和悟性,田秋成在题材内容的广度、文化语境的深度、视觉形式的力度、墨色元素的强度等方面均有自己的探索追求。他的作品源于传统,又翻然出新,在强调笔墨的文化含量时,又注重师造化与现实生活气息的表达,这使得他的花鸟画生动而不落俗套,充实而不惨淡苍白,活力四溢而不张扬,整体气势在苍润兼具中弥漫,细微处则见其精到,笔墨老辣而又淋漓酣畅,在对文化精神的守望中,永葆着艺术青春和激情。

  从田秋成的画作中,我们可以领略到简约与繁复、疏朗与细密的对比,通常不是小格局的物象具体描绘,而是经过驾驭全局、营构气势中实现了一种和谐。他的画,无论构思、构图、用笔、用墨、用色,都显出一种至深而恬淡、经意而自然、严谨而随意、沉着而潇洒、浑厚而清新、瑰丽而典雅、苍老而润泽、高华而不脱俗的艺术境界。其用色依旧清淡婉约,层次却很丰富耐看,色变化微妙动人,笔墨内在的力度使得画面轻灵而不轻浮,在内在韵趣上有更细腻的把握,往用笔外在形式过渡,而化成一种平和简洁的样式。

  在他的画中,花鸟已不是主要目的,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客体、寓意,而是他构成的元素,情感的载体,观念的符号。他期待的是将主观理念客观化,而不是借助自己有个性的眼睛再现对象。还有,在处理黑和白、虚和实、主体和背景的关系上,化以往的主次关系为一种阴阳互动的关系,提升了负面的、陪衬的元素的地位,在原本消极的元素中予以积极的意义。注意画面意境的创造,是田秋成花鸟画的重要特色,他十分讲究画面构图疏密虚实的严谨处理,讲究用笔简练而有变化;用墨用色,注意意境、季节、景物特点等等之不同,施以不同的墨与色,做到恰到好处,各臻其妙,而其善于色与墨混用的成熟的技巧,更增进了其花鸟的艺术性。

  田秋成精通诗文,这对他画作的意境影响很大。田秋成认为,境由心造,无论是作诗,作书,还是绘画,都要以自然为师,不能仅仅用眼,更重要的是用心与大自然进行心灵的交流。因此在生活中,田秋成都认真地观察每一人一物,一花一草的神采,深刻领悟它们的灵魂。所以,我们在欣赏他的画作时,经常能够被其中深深的文人气质所陶醉。田秋成作画,重神似而轻形似,重心境,诗意和意趣的开发上去开拓意境。他以自己的生活态度、文学体会而去创造画境,不求形似求神韵,他的笔墨恣肆放纵,狂倾放达的心境于笔端,创造出了一种旷达高远的和他心灵相通的画境。

  艺术探索近半个世纪,虽然已经具有深厚的功力和足够的素养,但是田秋成说:“我还要继续努力,从基础训练到艺术创新,一刻都不能停止。”我们相信,田秋成先生通过不懈的努力,艺术上一定会登峰造极。

  田秋成古诗一首

  观兰

  就近兰草莫呼吸

  怕惊圣兰来休息

  近在香风扑满鼻

  远观劲叶挺秀气

\

\

"

相关文章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视频新闻